English

【羊城晚报】李承政 张亚楠:守好农村地区疫情防控的“第一道关口”

2020-03-17
摘要加强疫情防控必须慎终如始”,这是形势所趋、任务所迫、责任所在。在这一过程中,团结和引导农民群众积极参与人居环境整治,将对农村疫情防控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作者:李承政 暨南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院助理教授

张亚楠:暨南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院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近期,新冠肺炎疫情迅速蔓延至全国所有省市,截止目前波及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影响之大、波及之远超过了国际社会的预期。当前,我国疫情防控已经取得良好进展,然而,疫情防控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仍不能松懈。除了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启动相应预案外,我们更应该建立长期应对机制,并从城乡社会的各个方面牢牢守住关口。在这一过程中,农村人居环境担当了农村地区疫情防控的“第一道关口”。

纵观人类突发急性传染病的历史,即使它们不是首先爆发于农村地区,也不可避免地与农村地区息息相关。农村地区家庭畜禽养殖现象普遍,但没有做到人畜分离,也不会及时处理畜禽养殖废弃物,存在明显的传染病疫情隐患。如果处理不当,有可能产生新的人畜共患疫情与新冠疫情叠加的复杂局面。

近年来,广东省在农村人居环境整治行动中已经取得了不俗的成绩,珠三角、粤东西北地区农村人居环境明显改善。然而,农村人居环境中仍在存在着一些明显问题,这些问题不仅影响着广东农村人居环境的整体面貌,更与此次疫情在农村地区的防控有着紧密联系。

一是人畜分离并不普遍,部分村庄仍未能实现人畜粪污的无害化处理和资源化利用。广东农村居民畜禽养殖的比例很高,但人畜分离的情形并不普遍。2019年广东千村调查结果显示,目前仍有将近22%的村庄的人畜粪便未经无害化处理,直接排放至附近的河流小溪等水域。虽然全省农户卫生厕所普及率不断提高,但仍有8%左右的农村家庭没有室内厕所,这些家庭要么依赖室外旱厕或简易厕所,要么依赖村庄公共卫生厕所。然而,村庄公共厕所普及率和无害化率均不是太高(行政村公厕普及率为70%,无害化率为92%)。同时,大约18%的农村无厕农村居民家庭至今仍然选择野外如厕模式,其中,粤西地区的无厕农村家庭选择野外如厕的比例高达30%,农村重大传染病的粪-口传播途径仍没有完全阻断。

二是排污管道(下水道)系统尚未全面覆盖,农村生活污水处理仍任重道远。广东千村调查家户问卷的调查结果显示,即使是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基础设施较为完善的珠三角地区的农村,利用下水道系统收集生活污水的比例也不足60%。山区和西翼地区村民通过专门下水道收集生活污水的比例更是低于30%,更普遍的现象是将生活污水直接排至附近沟渠(48%63%)。同时,山区和西翼地区的村庄设有排水排污管道的比例分别只有32%34%左右。全省各地区村庄对生活污水进行无害化处理(污水处理厂或村庄净化池)的比例大约只有59%,目前为止,仍有不少村庄将未经处理的生活污水直接排放至各类水域。如果农村地区污水治理问题无法得到妥善解决,那么通过水这一渠道传播的疾病就会难以避免,从目前的现实情况看,我省农村地区污水处理仍任重道远。

三是农村生活垃圾收集转运体系已初步建立,然而生活垃圾分类落实难度大。2019年千村调查家户问卷结果显示,几乎所有的村庄都设置了多处生活垃圾堆放点。大部分农村居民会将生活垃圾投放到垃圾池或垃圾车路过时投放至垃圾车(92.69%),农村生活垃圾“村收集、镇转运、县处理”的收运及处理体系已经基本成功运行。然而,全省分类收集村民生活垃圾的村庄占比仅为24%,将近90%的农村居民并不会对生活垃圾进行分类投放。同时,新冠疫情对农村垃圾分类和收运处理提出了新的挑战,医疗废弃物(口罩)倍增,混投、混装和混运现象将加剧农村疫情传播风险。总而言之,完善生活垃圾收运处理和分类体系有助于规避一些与生活垃圾处理不当相关的农村疫情风险。

农村人居环境既是基础性、长效性的农村重点工作,也是疫情防控的第一道卫生防线。加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将会为消除人畜共患传染病疫情隐患,并为打赢新冠疫情防控狙击战提供强力支持。因此,疫情期间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可从以下几方面入手:

科学引导,早日做到粪污无害化处理。在全国新冠疫情肆虐和广东农村地区实施三清三拆这一大背景下,鼓励农村家庭选择人畜分离的科学养殖模式,集中建设一批新的畜禽养殖专用房,确保农村住宅和畜禽养殖用房的完全隔离。并要求村民及时清扫畜禽粪污,避免人直接接触畜禽、野生动物及其排泄物和分泌物。在畜禽粪污处理方面,应该与农村厕所革命中的人类粪污无害化处理、污水处理等有效衔接起来,使得人和动物的粪便都获得无害化处理和资源化利用,尽可能地排除新冠病毒以及其它传染病粪-口传播的可能性。

因地制宜,加快生活污水的有效治理。农村排污管道普及率低和生活污水处理率低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农村人口居住相对分散,污水治理的人均成本较高。建议因地制宜地采取各种方法和各种工艺处理农村生活污水,建设一批优质高效的村用污水处理设施。目前已有一些公司积累了分散污水处理、有机物分解等实用技术,地方政府需要因势利导,选择性地支持一些有潜力的优质公司,让它们脱颖而出,提升服务和技术水平。

全民参与,持续完善垃圾分类处理体系。合理布局农村垃圾收集点,转运站和填埋焚烧厂,坚持生活垃圾就近就地就农利用,实现农村生活垃圾源头减量的同时,大大提升生活垃圾的回收利用率和资源化利用率。同时,快速推进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工作,通过基层党组织宣传垃圾分类的优点,图文并茂地在村民中普及垃圾分类知识,疫情期间还应倡导包括口罩在内的医疗废弃物分开独立投放,并要求转运过程做好防护。

“加强疫情防控必须慎终如始”,这是形势所趋、任务所迫、责任所在。在这一过程中,团结和引导农民群众积极参与人居环境整治,将对农村疫情防控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本文首发在羊城晚报旗下APP“羊城派”,原文链接: 

https://ycpai.ycwb.com/amucsite/pad/index.html?from=singlemessage#/detail/704223


返回